您的当前位置:

首页 >> 政民互动 >> 领导信箱



信件内容

姓  名:  王..
来信时间:  2018-04-23
是否公开:  公开
信件主题:  关于千阳县法院审案不公平公开公正的问题
信件内容:  宝鸡市千阳县政法委的各位领导: 您们好!我叫王双社,陕西铜川人,农民,老实本份,勤恳努力,年过半百的我从不惹是生非。近几年来随着经济发展,我也和大家学起了做生意,因为我坚守诚信,价格公道,逐渐打开了市场,稳定了部分客户,其中也包括陕西宝鸡千阳县的几个陶瓷厂的陶土销售。 我在向千阳县陶瓷厂销售陶土的过程中,我们铜川当地的黑恶势力杨继荣、何军等人,认为影响了他们的生意,多次纠集社会人员来我家中威胁我:要求我 不要向千阳县陶瓷厂销售陶土,并将我的小车砸烂,以“说事”为由将我约到铜川市小饭馆进行威胁;2015年10月3日,我带我儿子王浩及侄子王超去千阳陶瓷厂对帐,杨继荣、何军一伙得知我的行踪后,在千阳县宏鑫陶瓷厂门口,挡住我们的小车,手持砍刀、匕首、木棍,将王浩、王超头部刺伤,伤口流血不止,杨继荣、何军还叫来4、5个社会“混混”,因我报警他们打完人后全部仓慌逃走,将打人的木棍留到了现场,木棍被随后赶到的警察收走。杨继荣、何军逃走后,音讯全无,我们一方到当地派出所进行了笔录登记,要求警方惩治杨继荣、何军一伙黑恶势力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2017年1月19日,事隔1年3个月后,“打手”何军忽然起诉我们父子三人要求给他赔偿,理由是他用刀砍我们时他的手受伤了。对于这种滑稽可笑的起诉,我们根本就不能接受,到受理案件的千阳县人民法院反映情况,处理案件的法官,却说出另一种说法:“你们将人家何军砍伤,就应该赔偿,王双社你的赔偿能力,我在接案之前,就已经到陶瓷厂了解了,你不赔,我就到陶瓷厂执行你货款。”我当即就蒙了,于是我就问法官为什么要查我的帐,法官说:“法院规定,你有钱了我才接案子呢,没钱就不接。”我当时就在想,法官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,完全没有公平公正的看待问题,而且偏向于黑恶势力何军,根本就不了解事实的本来面目,我说什么,他也不听,反正一句话,就是让我给何军赔钱,还威肋,如果我不同意调解赔钱,他就给我多判,让法院执行我,我实在没有办法,就聘请了律师,开庭时,我的律师讲了事实的本来面目:何军就是杨继荣的“打手”,是他持刀伤害我们,而不是我们伤害他,其赔偿要求没有证据,何军的起诉程序、连带赔偿请求均违反法律规定,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。但千阳县的法官却不理不顾,强行给我们判决,让我们三人连带给“打手”何军赔偿35%,即近6万元,将何军没有证据的损失全部予以支持,完全听从、支持何军一方的陈述和请求,双方的关系非常密切,判决后我不服,上诉到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,中院开庭后,千阳的法官就给中院法官做工作,使本案得到了“维持”,几处一审的明显错误中院都没有改正。两次开庭,我强烈要求法院通知何军到庭,法院就没有通知,何军一直不敢露面,由律师全程代理。使这一冤案在习总书记“打黑除恶”的严峻形势下,成为了现实。 我的遭遇充分说明了,“黑恶势力”不可怕,可怕的是“黑恶势力”后面的保护势力。“让受害人给打自已的人赔偿”,理由是“打手打人时自己受了伤”,千阳县法官的这种认定和推理,真是滑稽至极,天理何在?千阳法院法官的做法给中国法律抹黑,给法官抹黑,给习总书记抹黑。在当前“打黑除恶”形势下,黑恶势力不但没有被打倒,还被我们老百姓的父母官保护了起来,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难道真的没有公平公正可言了吗?作为司法人员,其所作所为,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,真是胆大包天,请上级领导及机关,及时纠正其违法做法,还我公平公正公道,还法律正义权威。 希望还我公道的人:王双社             时间:2018年4月2日

回复内容

受理时间:  2018-04-24
回复时间:  2018-04-24
办理部门:  县法院
办理状态:  [已办结]
办理情况:  王双社:你好! 你所反映案件审理不公的问题,经我院核查,该案件已经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,认为一审案件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程序合法,做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。你所反映我院法官给中院法官做工作使案件得以维持,属于你的主观猜测,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,不存在所谓“做工作”情况。感谢你对法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!

满意度测评结果

测评状态:  未提交评价!!!

满意度测评

你对该回复是否满意?
满意 基本满意 不满意
手机号码: *(请输入提交信件时所输入的手机号码)
查询密码: *(请输入提交信件时手机短信所获取的查询密码)
验 证 码:  (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