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

首页 >> 专题专栏 >> 反邪教


历数“全能神”残害老年人的罪恶!

[作者:反邪教 | 发布时间:2018-10-19 09:37:23 | 浏览:141

]

  重阳节,是中华民族尊老、敬老、爱老、助老的传统节日,可“全能神”邪教却屡屡把罪恶的黑手伸向老年人,让本该颐养天年的老年人深受其害,苦不堪言,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!

  

  “传福音”拉人头,让老年人深受其害!

  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,据权威机构统计,截止2017年底,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达到了2.4亿,加上生活节奏快、压力大,子女们都忙于工作,导致空巢老人数量也逐年递增,特别是在广大农村,空巢现象尤为普遍。他们与子女们团圆机会少,孤独、寂寞、迷茫、心灵脆弱,需要寻找精神寄托,这就让“全能神”邪教有了可趁之机。他们为了拉人头扩张势力,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,打着“传福音”的幌子,制造一种“亲情关怀”的假象,把罪恶的黑手伸向老年人。

  比如某偏僻农村68岁的高婆婆,身体多病,2个儿子及家里其他人员全部外出打工,留高婆婆独居在家,平时除了干农活、做家务外,就没有更多人情交往,感到既累又空虚。这时,有一位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的中年妇女主动与高婆婆接触,刚开始时常常送她小礼物,而后每隔10天左右又送点东西,甚至还会帮她洗衣做饭、下地做农活。就像姐妹那样关心她,让她逐渐放松了警惕。之后才会慢慢在聊天中向她渗透“全能神”邪教的内容。就这样,一步步把高婆婆拉入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泥潭。

  像高婆婆这样的例子在广大农村非常普遍,而且一旦一位空巢老人入了邪教,往往会将身边的家庭成员或者其他空巢老人也拉入“全能神”邪教,形成“一人一窝”或“一人一村”的伞状发展状态,造成“全能神”邪教在在农村蔓延,让那些老年人深受其害!

  “做奉献”“买船票”,骗尽老年人的养老钱!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以“为神作工就要向神奉献一切”的名义,向信徒收取“奉献款”,并蛊惑痴迷者说“多奉献多得平安,多得神家恩典”;他们大肆炒作“灾难”、“世界末日”,诱骗人们购买所谓的“末日船票”;甚至宣称只要信“全能神”,你有病就能给你治,而且保你以后不会生病。即使已经得病了,交了钱也可以钱到病除……目的就是骗钱敛财!而这些老年人的保命钱,最后都统统进入了“全能神”邪教主赵维山、杨向斌等邪教高层的腰包!

  ——徐州市鼓楼区台子社区环卫工人孙红梅,生于1950年4月。她被“人类即将毁灭、信奉‘全能神’才能去天堂”等谎言迷惑, 2012年春节,为得到更多“福报”,拿到上“天堂”的通行证,她瞒着老伴“奉献”了2000元资料费。为上“天堂”辅路,她还偷偷地把家中多年积攒下来2万元全部交了奉献款。孙红梅和老伴儿的养老钱就这样被“全能神”邪教全部骗走。

  ——四川省大邑县农业银行退休职工李淑华,被“全能神”带领骗去10万元养老钱后,在“传福音”的路上突发高血压晕倒路边,虽经好心人送到医院保住了老命,但因脑溢血导致身体残疾。

  ——深圳发展银行退休职工肖梅艳被“全能神”骗走15万元养老钱;山东沂水县农业银行63岁的退休职工王淑花,为了对“神”尽本分,得到“神”的庇护,执意把自己积攒的11万元退休金全部“奉献”给了“全能神”

  ……

  养老钱是老人的“保命钱”,可“全能神”邪教竟毫无人性地骗尽老年人的养老钱!

  漠视亲情,毁掉家庭,让老年人老无所依!

  2018年5月22日,“凯风网”刊发了一篇名为《“全能神”阴影下的耄耋老人》的文章,文中年近八旬的张秀美老人和老伴那一句“我老了,谁管我?”深深刺痛了每一位读者的心,更是老人对“全能神”邪教的血泪控诉!

  山东省平度市蓼兰镇大彭家村的张秀美因一直没有生育,40多岁时收养了一名男婴取名彭有福。在张秀美夫妇的百般呵护下,彭有福长大成人,娶妻生子,对两位老人也很孝顺。2013年,彭有福在政府的支持下,搞起了生猪养殖,有了一定的经济收入,生活水平也逐渐提高,张秀美夫妇更是天天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  2014年秋天,一向温顺知礼的儿媳突然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这个原本和睦兴旺的家庭从此不再太平。儿媳整天家也不顾,儿子也不管,更不帮助丈夫养猪。还把彭有福也拉进邪教的泥潭,夫妻二人整天外出“做工”,养猪场也不再经营,最后孙子也在他爸妈的怂恿下上了邪教路.

  老人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老了,谁管我?”两位老人都已年近八旬,基本失去了劳动能力,仅靠每月发放的几百元养老金维持着生活,虽然现在还能自己做口饭吃,可再过几年呢?当老人不能行动了,谁管啊。四十多年美好的愿望,就这样被邪教“全能神”给毁灭了!

 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在“中国反邪教”网站“助你寻亲”栏目中,很多被“全能神”邪教歪理邪说蛊惑无视亲情离家出走的案例,背后大多都有年迈老人撕心裂肺的绝望的呼喊!

  “祷告治病”、“神佑不死”,让老人丢掉性命!

  “全能神”痴迷者在“传福音”、拉人入教时常常吹嘘“有病神给治”、“神佑不病”、“神佑不死”,“神能保证他们不得病,远离灾难” ……结果让很多老年人信以为真,遇病“信神不信医”,结果或自己丢掉了性命!

  ——赤峰市林西县隆平镇的黎明老人,听信远房亲戚王桂芹信“全能神”有病不治自愈的宣传,交了不少“奉献款”,积极参加教内活动。可病不但没见好,反而越来越重。已被邪教洗脑的黎明自认为是顶撞了“圣灵”,应继续祷告赎罪。后来疾病发作,不肯求医,由于延误了治疗的时间,刚满67岁的黎明凄惨地离开了人世!

  ——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漕河镇白亭村的唐某芬,被“全能神”邪教“信了‘全能神’,不吃药、不打针,癌症都能治好,信了‘神’还会给家庭带来‘福分’”的谎言蛊惑,把大量时间用在外出聚会,与信徒“交通”上,还经常与几位教友少则三五天、多则十天半月,东奔西跑地外出“传福音”,宣传“全能神”的“好处”,拉人入教。并背着家人隔三差五地拿出家里2万多元辛辛苦苦积攒的血汗钱作为奉献金,交给了“全能神”组织。后来,唐某芬因得了肺结核却拒绝就医吃药,她说,如果接受医生治疗,是违背“神”的旨意,不仅病好不了,而且还要受到“神”的惩罚,家里亲人也要受到连累。最后,因错过了治疗最佳时机,61岁的生命就此终结!

  ——浙江省临安市於潜镇祈祥村的李凤娇,自从误入“全能神”邪教泥潭后,家中事再也不管不问,连承诺好的去幼儿园接孙女的事也抛下不了,自己有病也不检查、不治疗,说是“做祷告”就能包治百病。直到发现肺癌晚期也不肯住院。最后在子女逼迫下才勉强住院,可惜一切都太迟了,2012年9月,李凤娇带着对“全能神”的痴迷撒手人寰!

  ……

   疯狂洗脑,精神控制,让老年人命运黄泉!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就是通过“造神、编造神迹、炮制邪说、威胁恐吓”等各种方式不断洗脑,用“保证书”、“发毒誓”、“暴力控制”等手段,强化对痴迷者的精神控制,导致痴迷者人格畸变,甚至走火入魔,让很多老年人命丧黄泉!

  ——沁水县龙港镇赵山村的张苗虎,原本是一位勤劳憨厚的农民,由于老伴病逝,在孤独中日益消沉的张苗虎老人,被“全能神”邪教趁虚而入上了“全能神”邪教的邪船。被洗脑后痴迷的张苗虎老人,成天看邪教的书,不但相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宣扬的世界末日论和“信全能神的升天,不信的下地狱”鬼话,还走火入魔,整天地想着要升天自杀。他多次一个人进入深山老岭,在山顶上住上多日说要升天;有时把自己关在家里,把火柱在炉膛里烧的红通通,在自己身上烙;有时用硬物砸自己的脑袋,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都按不住他;有时他就利用上地干活的时机,在地边的桑树上上吊自杀,幸运的是每次都被村民们及时发现救下。有一天夜晚,他悄悄地溜出家门,把自己的下体割掉扔了,幸亏及时发现后被送到了医院,住了两个月才算把命保住。但出院后,仍仍念念不忘升天,最后趁家人不注意用菜刀砍断自己的脖颈,悲惨的死去!

  ——安徽省霍邱县卢庆菊加入“全能神”两年后想要退出,被当面威胁:“你要是不干了,神一定会惩罚你的,灭了你和你的家人,包括你的孙子!”卢庆菊迫于“全能神”的淫威,为了不牵累家人,只好投水自尽,临终时68岁。

  ——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回龙村62岁的王建明,误入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一心指望“祷告”能治好自己的病。2012年“全能神”的“世界末日”谎言败落后,王建明开始醒悟,但因长期耽误治疗而病情积重难返,最终绝望轻生,于2015年的正月初一早上,喝敌敌畏死在家里!

  ……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还用暴力手段残害老年人。比如河北省唐山市许春笋老人因不愿加入“全能神”邪教打断了腿;桐寨铺镇曹庄村73岁高龄的张云富,也被这伙毫无人性的暴徒用铁棍打断双腿,活生生地割下右耳朵,还被抢走了身上的钱;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王大汉村65岁的李拴柱,因不再参加其邪教活动,家里无端被砸,半夜被人放火,还有人大喊“烧死撒旦”“斩草除根”。让李栓柱老人惊恐万分!

  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, 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,更是当今社会大力弘扬的社会公德。可是“全能神”邪教却屡屡把罪恶的黑手伸向老年人,让老年人深受其害!在重阳节来临之际,我衷心希望老年人都能够远离“全能神”邪教,幸福、快乐、健康地安度晚年!


  (文章来源:新陕网 作者:润物声
打印本文】 【加入收藏】 【关闭窗口